首页 >> 禅意分享 >> 广济禅修,体学悟道
2017年05月23日
广济禅修,体学悟道
发表时间: 2014-12-19    信息来源:李明

        北京师范大学原校长、著名历史学家陈垣先生在其名著《明季滇黔佛教考》卷三中曾专门考证“读书僧寺之风”,从明人诗文、游记文集中梳理明代士人在云南、贵州地区的寺庙中读书、讲学的历史遗迹。其中载有诗序云:“庚午(崇祯三年)夏,余读书山(贵定阳宝山)中,灯火幡影之间,梵咒与书声互答,尝至丙夜不休。”在山寺的点点灯火跳动中,黢黑寂静的山峦间,回荡着僧人的诵唱和读书人的朗读,这一切愈益增加了山中的静谧,这桢山寺读书的图景,让人浮想翩翩。不仅是在明代,传统中国自古有读书僧寺的风习,唐宋时期,大量诗歌主题与禅寺有着紧密的关联,常建在破山寺禅院墙壁上题下千古名句“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唐代读书人选择读书僧寺,一方面取其环境之清静,少受打扰,利于治学精进,另一方面,很多贫寒的读书人庇身僧寺,寺院为他们提供了食宿之所,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客观原因。明代讲学兴盛,寺院成为书院讲学、士人聚集的补充场所之一。而到了清代,由于文化政策等原因,此风衰歇;至民国,尤其是在抗战时期,很多文化名人在云贵后方栖身寺庙,近代国学大师钱穆先生的巨著《国史大纲》正是独处云南的一座山寺中结撰而成。事过境迁,佛教寺院在经历风风雨雨的波谲变迁,在当下又重新焕发出生气与活力。湖南之境,八百里南岳群峦中,广济禅寺上宗下显师父倡道一方,发起“禅意人生”修练营,而今已届103期,而每年7月为大学生专修七天。俯仰以思,我想宗显法师以大慈悲心延邀当代的读书人返僧寺、砺学行,他做的这件事情冥冥中是接续了自唐宋以来的读书僧寺的风习。由此不禁让人喟赞:大哉!伟哉!

        置身广济这方清凉道场,心中自然而然升起欢喜之心,远离山下七月份滚滚暑热,在山上仰观云朵飘倏,远眺山峦叠翠,近看山寺雕梁画栋、诸尊庄严法相,清风徐来,俗念顿消,久坐而忘时间之飞逝;远闻溪水淙淙,近聆山泉汩汩,洗手澡心,自涤夙垢,久立而深感与物化一。我深深赞叹广济禅寺之静雅,在这边闭门读书,必然裨益修业良多,它也可以成为读书人的修学园囿。有言“天下好话佛说尽,天下名山僧占多”,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揭示的是寺院多在形胜优美之地,而佛教智慧留下了不尽的谆谆良言。在这方净土,可赏景、可静心,宜读书、宜修心,能体道、能定心。

        人常言:佛教是出世的,因为他看穿了名利,养心养性,追求解脱,超凡脱俗。但同时我认为佛教又有着入世的情怀,它不忘众生,普愿大众离苦得乐,而在当代佛教更是参与到了社区管理、慈善公益诸多事务中,更重要的是寺院乃至佛理提供给当代人焦灼的心田以汩汩清泉。佛教在当代必然会在人们的价值归属、心灵安顿、慈善互助诸多方面发挥他日益显著并且是不可或缺的作用,广济禅寺宗显师父的“禅意人生”修练营正是当代佛门法师积极参与社会、弘扬佛教的无量功德伟业。经济兴则文化热,当人们回望传统的时候,大学里的国学院,山林中的寺庙,都应该成为我们的社会可以返诸汲取的有益资源,佛教应当也被呼唤、被需要,在当代披荆斩棘、自我更新走出一条新路,广济寺宗显师在做,全国各地的法师也在践行探索。

        2013年7月我来到广济寺参营学习,课隙曾做有打油诗一首:“千峰竞秀万木荣,云移影动送清风。清凉道场广济寺,上宗下显倡禅宗。筚路蓝缕兴祖业,五湖四海影相从。禅意人生家于斯,菩提之道天下隆。”初识广济,我赞叹广济自然之美,赞叹法师宏愿之深。2014年7月我复上山做义工。而这一次,我感受到的是在宗显法师大信心与大智慧的濡染下义工们的奉献精神和自觉意识,这些常常让我感佩莫名。我想到了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老在《佛教常识答问》中对菩萨的解释:自觉觉他,自度度他。明儒曾言,人人皆可为圣人。如果人人可以关照到这一本心,我想人人也皆可成为“菩萨”,自己过自觉的生活,同时服务他人,利济天下。从这一层意义上讲,参与禅意人生的每一位同修都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儿,包括营员,乃至义工,佛教的正念正业与“禅意人生”的每一个人在广济寺有过了一次难得的交集,善的种子在每一方心田中,有一天必然会深根峻拔,蔚然成荫。

      下山后,忙于其他琐事。8月的一日晚,我梦中又回到了南岳的山径,在通往广济寺的浓荫小道上前行;梦醒之后,我又回想起了那个夜观繁星闪烁,朗晴看白云飞移,或是推窗见雾岚萦山腰,在大雄宝殿下观豪雨如注的广济……